青叶叶QAQ

花与吾心同归于寂

【德哈】Color(四·完结)

Grace粽子:

*简介:四年级的某一天,哈利突然失去了色觉,而德拉科是他能看见颜色的唯一途径。


*原著向,有改动,电影的部分内容加入,私设如山。从哈利被选为第四名勇士开始写,只有OOC属于我。请注意避雷。


*为了祁南酱我没有存稿了。 @今天祁南更新了吗 


*传送门:Color(一) (二) (三)   同时附上【文集归档】




-----正文-----


[Part 10]


哈利出院前一天下午邓布利多来找他。和蔼的老人坐在他的床头,“哈利,或许你应该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




闻言男生病恹恹地点点头,然后慢慢开始讲述。这几天一直化作黑狗陪伴他的小天狼星也变成人形坐在他旁边,无声地听哈利机械地讲述一切。




邓布利多听到伏地魔复活时用到了哈利的血,眼神一亮。虽然那仅仅是一瞬间,但哈利还是注意到了。最后邓布利多拍了拍哈利的肩膀,“庞弗雷夫人说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出院了。明晚有盛宴,暂时不要想别的,放松一下吧。”他朝哈利眨眨眼,离开了。




但终究三强争霸赛还是在无形的压力和哀伤中落下了帷幕。哈利领到了那袋沉甸甸的金加隆,他想将它们交给迪戈里夫妇,但却被拒绝了。秋·张这几天也是瘦削了不少,毕竟不久前还牵着她的手舞蹈的男生已经不在了。但哈利居然没有心思去担心这位美丽的女孩,他一心只想着见德拉科一面。




明显那个男生在躲避自己。这两天所有期末考试也都结束了,哈利也不能以上课为由去找德拉科。




离开学校的前一个晚上,哈利还是去大厅参加宴席。




邓布利多先是沉重地发表了讲话。他说学校失去了一位很好的学生,他直言不讳地说出伏地魔已经复活,他朝哈利举杯,赞赏他的勇敢无畏。哈利强笑着朝他举杯示意,心底却像压了一块巨石一般。




饭菜比平时都要丰盛,但缺少了平日学生们的嘈杂声,汤匙和刀叉敲击碗盘的声音格外清晰。教工桌的后面挂着巨大的黑色帷幕,哈利明白那是对塞德里克表示敬意和悼念。




“既然吃也吃完了,”邓布利多拍了拍手,餐盘里的一切都消失了,“请诸位跟随我去魁地奇球场,我们今夜的活动不仅仅只有这些。”他轻轻挥动下魔杖,一串金色的泡泡飞出来,“孩子们,不要这么压抑。我不指望你们到底听进去了多少,我也不去问你们在思考什么,但我希望——”他的眼睛闪闪发光,“你们可以笑着离开这里。”




罗恩扯了扯哈利的袖子,却被男生甩开了。“抱歉,我不舒服,我就不去了。”他咕哝道。




赫敏示意罗恩不要多说什么,她跟哈利道了一句晚安,和罗恩肩并肩离开了。哈利目送着浩荡的师生离开礼堂,然后缓慢地走回到胖夫人肖像前。




“亲爱的你怎么回来了?”胖夫人没等口令就给他开了门,“我也要去和别的人聚聚了。”她的意思是如果哈利要再出去就没机会了。




“没事,我需要静一静。”哈利轻声说了一句,爬进休息室。他匆匆跑进房间,扑进天鹅绒被子里,把自己深深裹进去。他紧紧闭着眼睛,觉得如果不努力忍受就会有什么情绪喷薄而出。




不知过了多久——哈利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,他听见有人在用力地敲打最近的一扇窗户。他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还幻听,但敲击声越来越响,哈利这才爬起来定睛一看,被吓得不轻。




德拉科·马尔福在窗外。




哈利拉开窗户的那一刻就被批头盖脸骂了一通,“波特你是个聋子吗?!我差点都要念咒炸开窗户了。”




哈利抹了把自己的口水,目瞪口呆地看着骑着扫帚的男生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他甚至忘记他们两个之前的关系是那么冷漠。




“啧,你先放我进去行吗。”德拉科说着吸了吸鼻子。




哈利沉默地往后退了一步,德拉科飞进屋内落下扫帚,然后大咧咧坐在哈利的床上。“你来干什么,马尔福。”他听见黑发男生轻声问。




德拉科刚想说什么,天空中突然炸开了一颗巨大的烟花。他赶紧走上前拉住哈利的手,将他推到窗户前面。




“干什么?”




德拉科握紧那只想要挣脱的手,指了指天空,“那是弗立维教授的魔法。”他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,“你不是不想去参加活动吗?”




男生的抱怨戛然而止,哈利呆呆地看向脸上带着淡淡委屈和无措的德拉科,良久才将目光放回越来越缤纷的烟花上面。




金色、银色、蓝色、紫色、红色、绿色,绚丽的光芒像是要把寂静的黑夜点燃。哈利一直有些灰暗的眼底第一次冒出了光芒,烟花在他的眼瞳上碎成点点繁星。半晌他低低笑出声,握紧了身边人的手。




烟花消失殆尽后,德拉科慢慢松开了手。他退后一步,从衣服里掏出那瓶魔药递给哈利,“喝了它,你很快就能看见颜色了。”




哈利没有接,只是紧紧地盯着那瓶魔药,接着又抬起头看向欲言又止的男生,颤声问:“你知道了多少?”




“不知道。”德拉科面无表情地回复他,他收回拿着药瓶子的手,“你可以当我什么都不知道,波特。但是你要知道,这个学期已经结束了。”




“你要知道,德拉科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哈利企图抓住男生躲闪的眼神,“你在怕什么?”




德拉科烦躁地抿起唇,“闭嘴,波特。”




“这几天下来你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话吗?”哈利冷笑一声,“你可真是个胆小鬼,马尔福。”




“给我闭嘴,波特!”德拉科大吼一句。




哈利瞪着面前的人,他们明明没做什么,却都气喘吁吁的一身汗。像是两只迷途的困兽,他们渐渐忘却了他们是怎么走到这步田地,也完全不知道怎么走下去。




“吻我,德拉科。”哈利听见自己嘶哑地说。




领带被用力地扯了过去,哈利一个踉跄被德拉科拽到身前。两个人的唇可以说是碰撞在一起,疼痛让两人都蹙起眉。感受到面前人的疯狂,哈利选择纵容。他双手搭上德拉科的后颈,努力去回应男生。




德拉科的舌头扫过哈利的唇,接着是每一颗牙齿,纯粹为了夺走他口中所有的氧气。直到哈利快窒息了德拉科才拉开两人的距离,他看着哈利满脸通红伏在他胸口大口喘气,用发凉的手去慢慢抚摸男生的脸颊和后颈。




等怀中的男生恢复力气后,德拉科却被大力一推。他一惊之下趔趄着往后倒下,两个人都瘫到哈利乱糟糟的床上。




“波特……”德拉科握住哈利去扯自己扣子的手。




(其余部分请见评论百度云)




哈利费了很久的时间才回过神。他瘪了下嘴,也不管自己身上有多泥泞,就往德拉科身边一躺,伸出手抱住男生,把鸡窝头埋进德拉科的胸口,然后一动不动开始装死。




脊背被轻轻拍了几下,对方温热的吐息萦绕在耳畔,“波特,你至少先把药喝了。”




“闭嘴,马尔福。”




……这么粘人的疤头还是第一次见。德拉科只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他拧开玻璃瓶的盖子,里面的药水飘出一股不算好闻的味道。




哈利抬起眼皮看了眼玻璃瓶,二话不说抢过那瓶药喝了个干净。他把瓶子随便一丢,又继续抱住德拉科不动了。




真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。




德拉科这么想着,伸出手慢慢拍着黑发男生的背部。过了几分钟他悄悄往怀里一看,对方已经熟睡了。德拉科松了口气,他之前在解药里加了点有催眠效果的魔药,他现在只能希望两种药混在一起不会减小解药的效果了。




他纠结了几秒,还是偷偷在黑发男生的额头上亲了几下——包括那道赐予哈利不凡人生的伤疤。




“晚安,波特。”


 


 [Final Part]


哈利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。




他梦到自己和德拉科一起牵手走在一条道路上,两侧都是崭新的风景。接着他们走到一个岔路口边上,两人没有争执,一人往左一人往右。他们没有和彼此说再见,仿佛早就拥有这种不言而喻的默契。




哈利看见自己面前的道路,有时荆棘丛生,有时玫瑰盛开。而德拉科的道路却如同有迷雾笼罩,他的眼底很快失去了男生一往无前的身影。




睁开眼的那一刻哈利被刺目的阳光给激得眯起眼睛,他揉揉眼睛坐起来,再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罗恩的红头发,“嘿哥们!你昨天睡得好早,也好沉,我们回来你都没醒。”




怔了两秒,哈利才意识到色觉已经恢复正常了。他点点头,没回话。




罗恩以为好友还没睡醒呢,拍拍哈利的肩膀,“赶紧收拾一下箱子吧,我们很快就要出发去火车站了。”




哈利应声下来,罗恩转身出了房间。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哈利和他乱糟糟的行李箱,他愣愣地抚摸着床单上的褶皱,那里感觉不到任何温度。哈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白日梦,昨晚根本没人来到他的房间牵着他的手看烟花。




他慢吞吞下了床,身体的不适感告诉他一切都不是梦境。他摸摸不由自主发烫的脸,心烦意乱地捡起地上的衣服丢进行李箱。


 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半年没连续看到过色彩,哈利还需要几个小时去适应这个缤纷的世界。不知为何,他觉得他眼中的世界和他牵着德拉科的手时看到的大相庭径。




他拖着行李箱,跟在一堆学生的身后走向红皮火车。德拉科的金发在人群里很扎眼,恢复色觉的哈利立刻就认出男生高挑的背影。他走到上车队伍的最后,凝视着不远处和潘西、布雷斯说话的德拉科。




注意到哈利直白的视线,德拉科回过头来。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,谁都没有率先移开。赫敏本来想扭头叫哈利赶紧上车,见状低声叫罗恩先拎着哈利的行李上车。红发男生很不解,但还是照办了。




最终还是哈利败下阵来。他不是惧怕德拉科直截了当的注视,他只是看不透那双灰蓝色眼底如同旋涡一般蕴藏的秘密和心事。他觉得一切言语都不能表达自己五味杂陈的心情,于是他仅仅是举起手挥了挥,算是告别。




可是对方却把行李一丢,大步流星地朝他走过来,袍子带起一阵风。很快两人就只隔了半米,哈利呆呆地看着对方扬起下巴,道:“波特,你的告别太草率了。”




梅林请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。哈利张张嘴,还是没挤出一个字。德拉科啧了一声,拉着哈利的胳膊把他拽到一边的树丛里。




“滚你的马尔福,明明你才是个怂包。”哈利看着男生谨慎的模样莫名有点想笑。




德拉科什么都没有反驳,他只是定定地望进那片浩瀚林海。他在幻想现在哈利眼中的世界是否和接触自己时看到的那个相同,确实他也问出来了,“两个世界一样吗,波特?”




难得哈利听懂了这句没有前后文的话,他摇摇头,“不一样。”




听后德拉科觉得自己的心里开心了一点,他抿着唇等着男生继续说下去,哈利问道:“承认吧马尔福,你是不是期待着什么。”




“我承认,波特。”德拉科飞快地说,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指慢慢摩挲着自己的手掌,温热的手掌心感受到了四指的冰凉。




等待的时间里,德拉科想到了很多很多。他想起自己一年级被波特拒绝后回家生闷气很久,在波特被分到格兰芬多后也沮丧好几天;他说不清自己不断找机会找波特麻烦的原因,自己想了很久得出的结论就是为了那双碧眼永远注视着自己。




波特第一次握住自己的手时德拉科就感觉到不同,他不是一个允许别人随便触碰自己的人,但他的心底平静得不起任何波澜,却又有难以察觉的欣喜在湖底深处缓缓氤氲。他天天思考黑白的景象刹那间变得斑斓时波特心底的波动,坚定地相信自己是波特生活的一部分。




可是爱情魔药直白地告诉他心仪那个黑发碧眼的男生。知道的那一刻德拉科不是欣喜、惊讶或是恐惧,他只是想退缩。记忆伴随情感迅速倒退,仿佛要回到起点。




他万分不肯承认,却又不得不承认,自己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人。这件事上没有人教他怎么做,所以他只会把对波特的感情当做一种玩笑和自嘲,让它们永远烂在肚子里。




德拉科的世界并非五彩缤纷。有时候他想起波特,就像黑白胶片突然染上了色彩,那片近在咫尺的色彩告诉他这份感情是毋庸置疑的事情。




然后哈利说了点什么,他轻轻的声音很轻易就被树叶泛起的沙沙声所掩盖,德拉科觉得自己没听见,但又仿佛听见了千言万语。




德拉科觉得自己一刹那无法呼吸,他看着面前脸上泛起红晕的男生,抓住他的肩膀,一字一句问他:“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?”




“德拉科,你知道现在的我给不了你任何承诺。”哈利抿起嘴唇,望着面露复杂的男生,“但我坚信有些事情我不说明白你也能完全体会。”哈利朝德拉科笑着眨眨眼,想尽量装得轻松一点。




德拉科轻笑一声,“可这些话都不如你一句话来的实在,哈利。”




“好吧——”哈利鼓起勇气握住德拉科的手,凝视着那双灰蓝色的眼睛,“德拉科,你是我的解药。”


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


于是他们在阳光和微风中接吻。那是一个止于唇的浅吻,却厮守着不愿分开。接吻途中,哈利偷偷睁开眼想去看看面前那张俊美的面庞,但他却看见了独属夏日的温热和缱绻,暖光被树影折射,飞鸟眷恋苍穹。而男生的虔诚神色,让所有平凡的色彩变得不平凡。




他们会走下去的。他们在彼此眼里都是打破黑暗绝境的那一个,从此再也没有离开。黑白染上色彩,那份鲜活的、跳动的、绚丽的色彩,明确地昭示着这份不渝的情感。看得到过去和现在,拥有勇气去迎接跌宕起伏的未来。




他们都将是被拯救的那个人。


 




——恢复了色觉的我才发现有你的世界才会不平凡。


——这是什么,圣人波特的至理名言?


——感叹而已。


 


红皮火车已经发出鸣笛声。


 




-THE  END-


 




 -----------------


后记:


当时在放假前信誓旦旦说要写一大堆文,结果因为三次元有点乱所以产出这么少,脑洞还这么奇怪,有点挫败。也很感谢这段日子陪着我的大家,我深切感受到德哈这个大家庭很温暖。


记得脑内出现《Color》这个脑洞时,就简简单单一句话“只有接触到肌肤才能看见这个色彩”,然后我就草率决定代入某个年级写一篇文章了。原著向对于之前的我算是个挑战,毕竟我的文笔可以说是很贫乏了,文章改来改去不满意。(还被逼着开车!)所以我平时非常羡慕那些能写出完成度非常高的好文章的太太们。以后我也会好好锻炼文笔,争取写出更配得上他们两个的文章。所以我万分感谢看完这篇文的你!你们不嫌弃我的文笔真的是太好了!(鞠躬)


一开始写《Color》时我纯粹想发糖或是写欢脱文,但渐渐我意识到德哈这对CP不能仅仅用来发糖,他们相爱但敌对的关系才是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

其实最后一章我想表达的东西很多,但无奈文笔太渣——


哈利失去了色觉,在触碰德拉科后他看见了世界的色彩,达到了我想要的浪漫设定。他依赖德拉科,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情感。但我写到德拉科想起哈利时,他不算五彩的世界也变得缤纷。所以这不是单向的,而是双向的羁绊。


HP接下来的几部作品中魔法世界可谓是发生剧变,他们两个人也是最终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。所以我才描绘了哈利的梦境,他梦见他们两个默契地走上歧路,再也没有交集。我都是意有所指。


结尾我也没有写哈利或是德拉科轰轰烈烈地表白,只写了他们向彼此隐晦地表达了他们的决心。或许后来他们并没有真的在一起,也可能在一起了,但我的文章就此画上休止符让大家去幻想了。


(我又在不知所云)说句实在话有时我自己都不明白我想要表达些什么,如果你能感觉到点什么我会很开心的。


谢谢你们看我唠叨这么多。开学后我的时间会很紧张,我不会更得这么频繁了,但我会尽力做到无论发糖发刀都会让各位喜欢这对CP。等我一段日子,我相信我也有更多时间来爱德哈。


再次鞠躬感谢!


-----------------


好了如果你看到了这里!!!


其实我还给大家准备了点小礼物,也就是自己手工做的东西(我就是个手残而且有些材料还没到)和板绘德哈明信片(我板绘基础为零!),所以就是问问诸位有没有想要的?时间肯定定在三月,是用平信的方式寄出的,会敲上火漆封口(颜色和花样诸位可以自己选)。我准备了很多份,应该不愁人数问题。但如果真的很多我们还是抽吧(目前这个状况只能抽了x)。


↓↓↓给大家放两张照骗,想要的也是评论或是私聊吧!(要说清楚想要哦,不然我没法到时候统计人数!


PS:你们真的好热情啊,Grace·手残·画渣很惊恐。(已经截止啦w)




故事的最后呀,喵哥说不认识小和尚,结果pia唧掉在小和尚的面前,还被小和尚看见了。
——江湖不见吧
——好……
就从双向变成了单向
又从单向消失了

都A了

江湖这么大
我们终究是走散了

真好,我觉得经历了这么久。返回来看看,快一年了啊。昨天晚上陪着喵哥打本,打到1点半_(:з」∠)_,怎么说呢,之前看着终于变成双向的好友,虽然我发现的时候他不在线,但是还是挺开心的。再到昨天组队,虽然出本接着仇杀╮(╯-╰")╭,谁让他蠢不删仇杀,我又没故意骗他杀气(╯°Д°)╯︵┴┴,不过啊,丐丐转服了啊,到底丐明还是相忘江湖,现在是两只喵哥了啊。某种意义上,算是追到了?x从他点进我33的招募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事情要变得不一样了_(:з」∠)_。


(๑•́ω•̀๑)喵哥,帅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 #07

是夜,广都镇繁华依旧。交易行人声鼎沸,战场人来人往。

树上旁人目光不及之处,丐丐刚和喵哥结束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
后撤了身子,陆辞才像是突然反映过什么来似的,想要暗尘弥散逃跑。

丐丐怎么能让到嘴的熟鸭子飞了,赶忙伸手一捞,就把这个想跑的喵儿又拉回了怀里。

怀里的喵像是因暗尘弥散被破了而吓到了一样,一动不动的低着头靠着丐丐。

红红的耳朵尖,在丐帮眼皮子晃悠。丐丐稍微侧了侧身,低头,便含住了泛红的耳朵尖。

喵儿浑身一颤,差点因为这混蛋突如其来的动作哼出声来。

丐丐稍微舔了舔耳廓,再用牙齿轻咬了几下,又往耳道里吹了口气。

这次这个落在丐丐手里的喵再没忍住,一声轻轻的娇喘从喉咙里漏了出来。

听得丐帮可是一股热流下涌,这邪火就上来了。

搂住喵儿的手臂又紧了紧。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6

丐帮的手在喵哥露出来的腹肌上不老实的乱摸, 完全不顾被压在身下的明教是如何的挣扎。

破虏喵哥的衣服,好撕……

可能是因为明教是暗夜的刺客,夜幕下的妖精,

亦或是因为是西域人,

白皙的肤色上两点粉红色的凸起。

丐帮忍不住伸手捏住,揉搓两下。

轻声地呻吟从喵哥的嘴里传出,蜜汁红晕浮现在喵哥妖冶的脸上,迷离的双眸中溢出泪水。

丐帮用带着拳套的手,灵活的在喵身上点起点点情欲的火花。

在更加剧烈的挣扎下,铁链和被蹂躏留下的红痕在白皙饱满的胸肌上渐渐显现。


看着身下的喵一张一合的嘴唇和涣散却勾人的眼神,丐帮俯身含住微张的柔软唇片。

唇齿贴合,丐丐用舌头撬开喵哥的齿贝,让本就微张的唇齿张的更开,方便丐丐把舌头伸进喵嘴里。

唇齿纠缠,津液顺着喵的唇角流下。

铁链在明教的挣扎下有些松动,喵哥抽出双手,环住了丐丐的脖子,主动用舌头回应着丐帮。


夜如何其,夜未央。






TBC


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5

三秒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当广都镇守卫转身离开回到了站岗的位置的时候,喵哥正好出现在了正在打坐的丐帮眼前。

明教嘴角含笑的看着调息的丐帮,

“长记性了?”

丐丐看了看喵哥,根本没听进去他这句嘲讽。

他娘的……这妖精笑起来…真好看……

一蓝一黄的异色双瞳,像是魅惑着他一样,

丐帮伸手就把喵哥拉近到了跟前。

眉头微皱,认真的看着喵。

喵哥倒是没什么变化,似乎被抓着手臂的不是他一样。

依然嘴角含笑,玩味的看着丐帮。

深夜的广都镇还是热闹极了,切磋的人、等着打战场和jjc的的人一点都不少。还有那些放烟花的情侣和中秋节相聚赏月的亲友。

各种技能和烟花的嘈杂声中,两人就这么相面的立着。

明教还是笑着,而丐帮,微微皱眉。

小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,丐帮也笑了。

拉紧明教的手,大轻功一甩,拉着人就飞跑了。

也不管明教同不同意。

嗯……看了我这么久,又不松手,他一定是同意了!

丐丐理所当然的想着。

丐帮的轻功可谓是脚程最快而又方便的轻功,再带着个人,日行千里不在话下。堪比千里马,里飞沙。里飞丐的名头,就是这么来的。

小半盏茶的功夫不到,就已经看不到广都镇的影子了。

然后丐帮就停了下来,

停在了一棵树的树冠上……

怀里搂着喵,停下来了也没有松手。

没等着这明教挣扎,直接抽出了喵哥身上带着的锁链,把喵哥捆了个结实。

喵哥有点慌了,本以为丐帮就是带着他飞一下,飞远点也无所谓,就凭明教的大轻功自己再飞回去就是。

却没想到丐帮竟然用自己的锁把他捆了起来……

睁大了双眼,异色的双眸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讶,

身上捆着自己的锁链让他不能很好的使用暗尘弥散,而身在树顶,贪魔体似乎也受到了限制。

明教弟子的衣服布料本就不多,丐丐伸手就可以摸到喵赤裸的身体。












TBC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4

冰凉的锁链,在丐帮的体温下变得温热。

丐帮没有用烟雨行来强行解开锁链,反而脸上慢慢弥漫上笑意。

安静的等着眩晕的时间过去。

眩晕结束的一刻,喵哥暗尘弥散消失在丐帮的视野之中。

然后紧接着丐帮就知道了,他没有走远。

因为接连而至的是明教独有的小轻功,

幻光步的伤害和眩晕直接作用在了他的身上。

丐帮这回没有等,直接烟雨行解控,然后直接炸了个龙啸九天。

龙啸的伤害群控和自身免控,打在了用流光囚影潜伏到丐丐身后想要缴械他的喵哥身上。

虽然没出现他所期待的明教滚在地上的景象,

但平手还是让丐帮觉得说得过去的。

然而很快他就不这样想了,

冲着他过来的广都镇守卫已经把魂刺打在了他身上。

打架磨练出来的意识,让他瞬间意识到危机,不停的往前跑,轻身提气挂好扶摇。

再次被魂刺定身时,烟雨行已经可以继续使用了。

眉头紧锁的稳住了刚刚烟雨行落地的身体,广都镇守卫的暴力输出一下一下地打在他的身上,鲜血直流。

再打就快要重伤了……不能硬撑了……

这么想着,提起酒壶,把里面的酒,一饮而尽。

酒精的刺激下,仿佛觉得身子上的伤不那么疼了。

聂云往前冲了几步,眼看就到了墙边。

从明教的方位传来的杀气,却让他不禁回头望了一眼。

只见太重的杀气使得广都镇守卫调转方向,向明教跑去的同时魂刺也打在了明教的身上,

喵哥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丐丐一眼,暗尘弥散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
喵哥不救他,他这次必然被打成重伤……

可是就算知道这道理……丐帮和喵哥一样是仇人。

嗯,身不由已的仇。

江湖这么大,怎么就遇见你了呢。

TB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