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喵喵_青叶

花与吾心同归于寂

故事的最后呀,喵哥说不认识小和尚,结果pia唧掉在小和尚的面前,还被小和尚看见了。
——江湖不见吧
——好……
就从双向变成了单向
又从单向消失了

都A了

江湖这么大
我们终究是走散了

真好,我觉得经历了这么久。返回来看看,快一年了啊。昨天晚上陪着喵哥打本,打到1点半_(:з」∠)_,怎么说呢,之前看着终于变成双向的好友,虽然我发现的时候他不在线,但是还是挺开心的。再到昨天组队,虽然出本接着仇杀╮(╯-╰")╭,谁让他蠢不删仇杀,我又没故意骗他杀气(╯°Д°)╯︵┴┴,不过啊,丐丐转服了啊,到底丐明还是相忘江湖,现在是两只喵哥了啊。某种意义上,算是追到了?x从他点进我33的招募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事情要变得不一样了_(:з」∠)_。


(๑•́ω•̀๑)喵哥,帅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 #07

是夜,广都镇繁华依旧。交易行人声鼎沸,战场人来人往。

树上旁人目光不及之处,丐丐刚和喵哥结束了一个绵长的吻。

后撤了身子,陆辞才像是突然反映过什么来似的,想要暗尘弥散逃跑。

丐丐怎么能让到嘴的熟鸭子飞了,赶忙伸手一捞,就把这个想跑的喵儿又拉回了怀里。

怀里的喵像是因暗尘弥散被破了而吓到了一样,一动不动的低着头靠着丐丐。

红红的耳朵尖,在丐帮眼皮子晃悠。丐丐稍微侧了侧身,低头,便含住了泛红的耳朵尖。

喵儿浑身一颤,差点因为这混蛋突如其来的动作哼出声来。

丐丐稍微舔了舔耳廓,再用牙齿轻咬了几下,又往耳道里吹了口气。

这次这个落在丐丐手里的喵再没忍住,一声轻轻的娇喘从喉咙里漏了出来。

听得丐帮可是一股热流下涌,这邪火就上来了。

搂住喵儿的手臂又紧了紧。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6

丐帮的手在喵哥露出来的腹肌上不老实的乱摸, 完全不顾被压在身下的明教是如何的挣扎。

破虏喵哥的衣服,好撕……

可能是因为明教是暗夜的刺客,夜幕下的妖精,

亦或是因为是西域人,

白皙的肤色上两点粉红色的凸起。

丐帮忍不住伸手捏住,揉搓两下。

轻声地呻吟从喵哥的嘴里传出,蜜汁红晕浮现在喵哥妖冶的脸上,迷离的双眸中溢出泪水。

丐帮用带着拳套的手,灵活的在喵身上点起点点情欲的火花。

在更加剧烈的挣扎下,铁链和被蹂躏留下的红痕在白皙饱满的胸肌上渐渐显现。


看着身下的喵一张一合的嘴唇和涣散却勾人的眼神,丐帮俯身含住微张的柔软唇片。

唇齿贴合,丐丐用舌头撬开喵哥的齿贝,让本就微张的唇齿张的更开,方便丐丐把舌头伸进喵嘴里。

唇齿纠缠,津液顺着喵的唇角流下。

铁链在明教的挣扎下有些松动,喵哥抽出双手,环住了丐丐的脖子,主动用舌头回应着丐帮。


夜如何其,夜未央。






TBC



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5

三秒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当广都镇守卫转身离开回到了站岗的位置的时候,喵哥正好出现在了正在打坐的丐帮眼前。

明教嘴角含笑的看着调息的丐帮,

“长记性了?”

丐丐看了看喵哥,根本没听进去他这句嘲讽。

他娘的……这妖精笑起来…真好看……

一蓝一黄的异色双瞳,像是魅惑着他一样,

丐帮伸手就把喵哥拉近到了跟前。

眉头微皱,认真的看着喵。

喵哥倒是没什么变化,似乎被抓着手臂的不是他一样。

依然嘴角含笑,玩味的看着丐帮。

深夜的广都镇还是热闹极了,切磋的人、等着打战场和jjc的的人一点都不少。还有那些放烟花的情侣和中秋节相聚赏月的亲友。

各种技能和烟花的嘈杂声中,两人就这么相面的立着。

明教还是笑着,而丐帮,微微皱眉。

小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,丐帮也笑了。

拉紧明教的手,大轻功一甩,拉着人就飞跑了。

也不管明教同不同意。

嗯……看了我这么久,又不松手,他一定是同意了!

丐丐理所当然的想着。

丐帮的轻功可谓是脚程最快而又方便的轻功,再带着个人,日行千里不在话下。堪比千里马,里飞沙。里飞丐的名头,就是这么来的。

小半盏茶的功夫不到,就已经看不到广都镇的影子了。

然后丐帮就停了下来,

停在了一棵树的树冠上……

怀里搂着喵,停下来了也没有松手。

没等着这明教挣扎,直接抽出了喵哥身上带着的锁链,把喵哥捆了个结实。

喵哥有点慌了,本以为丐帮就是带着他飞一下,飞远点也无所谓,就凭明教的大轻功自己再飞回去就是。

却没想到丐帮竟然用自己的锁把他捆了起来……

睁大了双眼,异色的双眸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讶,

身上捆着自己的锁链让他不能很好的使用暗尘弥散,而身在树顶,贪魔体似乎也受到了限制。

明教弟子的衣服布料本就不多,丐丐伸手就可以摸到喵赤裸的身体。












TBC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4

冰凉的锁链,在丐帮的体温下变得温热。

丐帮没有用烟雨行来强行解开锁链,反而脸上慢慢弥漫上笑意。

安静的等着眩晕的时间过去。

眩晕结束的一刻,喵哥暗尘弥散消失在丐帮的视野之中。

然后紧接着丐帮就知道了,他没有走远。

因为接连而至的是明教独有的小轻功,

幻光步的伤害和眩晕直接作用在了他的身上。

丐帮这回没有等,直接烟雨行解控,然后直接炸了个龙啸九天。

龙啸的伤害群控和自身免控,打在了用流光囚影潜伏到丐丐身后想要缴械他的喵哥身上。

虽然没出现他所期待的明教滚在地上的景象,

但平手还是让丐帮觉得说得过去的。

然而很快他就不这样想了,

冲着他过来的广都镇守卫已经把魂刺打在了他身上。

打架磨练出来的意识,让他瞬间意识到危机,不停的往前跑,轻身提气挂好扶摇。

再次被魂刺定身时,烟雨行已经可以继续使用了。

眉头紧锁的稳住了刚刚烟雨行落地的身体,广都镇守卫的暴力输出一下一下地打在他的身上,鲜血直流。

再打就快要重伤了……不能硬撑了……

这么想着,提起酒壶,把里面的酒,一饮而尽。

酒精的刺激下,仿佛觉得身子上的伤不那么疼了。

聂云往前冲了几步,眼看就到了墙边。

从明教的方位传来的杀气,却让他不禁回头望了一眼。

只见太重的杀气使得广都镇守卫调转方向,向明教跑去的同时魂刺也打在了明教的身上,

喵哥没什么表情的看了丐丐一眼,暗尘弥散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
喵哥不救他,他这次必然被打成重伤……

可是就算知道这道理……丐帮和喵哥一样是仇人。

嗯,身不由已的仇。

江湖这么大,怎么就遇见你了呢。

TBC

【丐明】相忘江湖#03

成都的月亮还是和以往的一样的圆。

轻身提气飞到凉亭最高点,坐在房檐上,看下面的人切磋,提起酒壶就是一大口。


可能是因为中秋的缘故吧,丐帮今天喝的有点多。

“月亮还真圆啊……”又喝了一口酒,丐帮自己缓缓的念叨着“可惜咯,今天的中秋连个陪的人都没有。”

抿抿嘴,伸手用手背擦掉嘴边的酒。继续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人切磋。耳朵里充满着,炸烟花的声音。各种各样的烟花,围绕着不同关系的人。


一转头,丐帮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眯了眯眼睛似乎在仔细确认着。

“嗯?这不是他么?”

是上次龙门遇到的喵哥。

勾了勾嘴唇,抽出打狗棒飞身而下。

一个呼吸的时间,就转眼来到了喵哥的面前。


丐丐一脸坏笑的样子和喵哥打了个招呼,

“呦,喵哥,好久不见啊”

明人不做暗事,丐帮向来反感那些偷袭之事。


丐帮大大方方的打个招呼,明教微微转身往侧边走了几步,也是意料之中的不理他。

看到喵哥一点反应都没有,丐帮挑了挑眉又继续说道

“听说昨天你们最后又被埋复活点咯?”

喵哥皱着眉头,转过来看着他,不悦的情绪挂在脸上。

丐帮反而觉得心里暗爽。


下一秒丐丐就觉得笑不出来了,喵哥隐身都没用,直接给他一个无名魂锁。

喵哥手法快得很,一步走到丐帮身边,伸手把铁链在他身上绕了几圈,眨眼间的功夫,丐帮就被捆了个结实。




TBC